头皮发麻!HBO、BBC 联手破底线,不忍再刷第二遍… -《阴谋》

有这样一部电影,一群人坐在桌子前,没干什么事,聊聊天、吃个饭,就把电影拍完了…

然而,不少人却说,明明没有恐怖画面,却是这辈子看过最毛骨悚然的影片:《阴谋》

德国柏林,冬天。

一栋古典住宅,静静地矗立在大雪中。

一群举止文雅、打扮得一丝不苟的男士,或着军装,或着西服,前后进入了建筑中。

一场热闹的会议,即将开始…

两个小时后,会议结束了。

男人们酒酣饭足,满意地离开了小楼。

与此同时,世界上近千万的人,并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已经在桌子上,被这群人悄然决定,从此一路拐向了深渊…

这部《阴谋》上映于 2001 年,由 HBO、BBC 两大巨头联合出品,光是这一点,便足够保证其品质。

它改编自历史上著名事件:万湖会议

1942 年 1 月 20 日,柏林万湖的一所小别墅里,包含盖世太保、内阁代表、军方等在内的 15 位德国高官、专家,认真讨论了如何彻底清除犹太人的计划。

而这场会议,也成了有系统的犹太人大屠杀行动的起点。

万湖会议旧址,现为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

和大多数二战题材不一样的是,你并不会看到死气沉沉的隔离区,黑烟滚滚的焚尸炉,也不会遍体鳞伤的犹太人俘虏,弥漫着绝望的集中营,以及血腥残暴的作恶过程…

电影的主要场景,在一张狭窄会议桌上。

然而,单调的场景,却没有限制它极强的戏剧张力。

高潮跌宕的争论、各路势力拉帮结派、各种耐人寻味的微表情…都让其变成一部极具魅力的反映人性黑暗面的深刻电影。

除此之外,它还启用了一批资深戏骨同场飙戏:科林·费尔斯、肯尼思·布拉纳、斯坦利·图齐、巴纳比·凯…

他们凭借出色的台词功底,到位的表情,以及微妙的肢体动作,贡献了水平极高、毫无瑕疵的表演,将当年的恶魔重现人间…

肯尼思·布拉纳

科林·费尔斯

斯坦利·图齐

在影片里,你可以看到这群衣冠禽兽,是如何精心策划、勾圈划点,争论不休着各种措施的利弊…

然而,阴森的会议下,却充满了一种荒诞感…

01 到底要杀谁

历史课告诉我们:纳粹屠杀的对象,是犹太人。

然而,这背后,远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简单…

会议的第一项议题就是讨论:什么人,才应该算是该杀的犹太人。

别小看这个问题,里面细分起来的讲究,可多了:

比如:纯种犹太人和德国人生下来的混血儿,算犹太人吗?混血儿生下来的孙子辈,也算吗?

比如:男的一定要杀,那么老的、小的能不杀吗?女的能不能直接送到床上就行了?

比如:犹太人拿了德国荣誉奖,按理说有豁免权,还能杀吗?

比如:改信基督、讲德国话的“改良派”,还算正统犹太人吗?

还真别提,要开始杀人,这些都是要考虑进去的因素,总不能瞎几把杀吧?

大家七嘴八舌,坚决不肯让步:

这个说听法律就行了,那个说取消特别待遇就得了…

这个说不用同情和犹太杂种上床的家伙…

吵了老半天,盖世太保的老大大手一挥:去他妈的,有点血统的,讲犹太话的,看起来像犹太人的,统统杀死好了!

这句话,一下子捅了马蜂窝。

一个法学家指着老大的鼻子,大发雷霆骂道:

你这不是要我们法院加班加到吐血吗?

那些和犹太人结婚的德国配偶怎么处理?

光是遗产官司就有够打的!

他提出新的解决思路:干嘛不把他们都阉了呢?

02 怎么搞绝育?

绝育,毕竟不是一件人道的事。

要是真传出去了,一则怕犹太人不配合,二来,政府脸面也挂不住。

所以,如何低调秘密地对他们进行绝育,这又成了棘手的难题…

盖世太保提议说:可以注射腐蚀液体到犹太女人的子宫里,应该可以绝育。

不过,他也老实补充道:这个只在老鼠身上做过实验,不知道用在人类身上,会怎么样…

还有人提议道:不然就把 X 光机放在桌子底,让那些倒霉蛋们立正站好,然后烤他们那个部位就好了!

唯一的缺点,就是用这一招时,得时不时调整桌子高度…

怎么绝育还没讨论出来,又有人提出了新问题:绝育后的犹太人该怎么办?总不能让他们还继续逍遥生活吧?那得多碍眼啊!

犹太隔离区的人,立刻推脱道:别来我们这里,塞不下了,里面又臭,又瘟疫横行,连看守都快待不下去了!

工程负责人倒是想要:能不能把男人都送来给我当苦力?我们比军队更需要人,这些累活让那些杂种去干,最合适了…

可是,另外一头却有人不满意了,强制疏散、运输发配…这些都得花钱。

还有专业人士说:里面多少个犹太人,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能做什么苦力?真会瞎说。

对于纳粹们来说,日益增长的犹太人口,和目前的清除能力,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…

很明显,绝育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亏本买卖。

于是,大家终于达成了一致:不行,他妈的,还是得一口气都杀了。

03 怎么杀?

最关键的问题,犹太人太多了,该怎么杀才能多快好省?

有人提议,丢给军队,吃枪子就好了。

军队的人马上反驳:杀老百姓和战场上杀敌,感觉是不一样的,士兵杀犹太老百姓,都快神经病了,再这么下去,会引发骚动的!

老大也不同意,不过理由更简单:太浪费子弹。

这时,有人拿出了一份报告,提议道:用毒气,是最快的!

为了证明这个结论,他引述了大量精确到个位数的实验证据:

1940 年上半年,有 8765 人成功被我们毒死…

1940 年底,共计有 26459 人…

去年八月底,共毒死了 25049 人…

一辆改造为毒气室的卡车,算上装载、运行、卸载、清理遗留物,如果24 小时运转,一天可以杀死1440 人20 辆卡车全天候运转,一年就是10512000 人

这样的数据,已经够桌子上其他人为之鼓掌了。

没想到,他还提出升级版的处理方法:把犹太人送到集中营去,让他们自己修建集中营。

那里的毒气室,每小时就可以处理2500 人

更方便的是,还有大型焚尸炉,死人直接化成灰,随风飘散,神不知鬼不觉

从选址、到运输,以及后续的处理速度,纳粹把现代化生产的模式,成功移植到了屠杀这件事上,实现了流水化的高效运作…

整部电影,一直充斥着一种别扭的诡异感。

比如,你可以看到大量无关紧要的镜头:粉妆玉砌的雪景,内饰豪华的小楼,擦得透亮的高脚杯,摆盘精致的美食、姹紫嫣红的鲜花…

佣人们沉默穿行,紧张而有条不紊地摆放着美食,将高脚杯擦得锃光瓦亮,就好像在准备一次普通至极的上流聚会…

而开会的过程中,还会时不时插科打诨,说一些无关痛痒的笑话,活跃气氛…

最难受的地方,恰恰就是这里:因为它看起来太正常、太普通,所以让人坐立难安…

杀人,明明就是个荒谬到不行的问题。

可是,他们居然为此开了个会,还能一本正经吵起来,好像这本应该是个特别严谨、特别需要认死理的事…

和老大争吵的法学家总是要强调:法律至上!如果你们真的要把犹太人送入绞肉机,就制定一个专门的法律来安排这件事,我肯定举双手同意!这样全世界才不会看我们的笑话!

这都什么时候了,一千万人眼看着要去死,纳粹还在想办法让这荒谬的屠杀,看起来更“合法”,更“合乎常理”…

电影《钢琴家》剧照

事实上,这正是这部电影,最恐怖的地方。

万湖会议,就是一群受过良好教育、思维清晰、举止优雅的文明人,用西餐刀叉吃人肉的故事…

电影《辛德勒的名单》剧照

电影《穿条纹睡衣的男孩》剧照丨据说,毒气室里的景象是这样的:尸体像木头般一个紧贴着一个,面目狰狞,浑身青紫。窒息的痛苦和本能的相互撕扯,使他们缠成一个拉扯不开的大肉坨,尸体堆成金字塔形,这是由于人们都想挤上唯一的通风口,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而形成。

更让人惊讶的是,电影中那些离奇、诡异、荒诞、不可思议的情节,并非编剧的凭空创作,而是真实发生过..

果然,真实比电影,可怕多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